“竞走女王”目标不止“妈妈冠军”

此外,女子100米跑,广东名将梁小静以11.20秒总排名第13,成为首位在世界顶级大赛(世锦赛、奥运会)上进入半决赛前16名的中国女子短跑选手;同样是妈妈选手的牙买加老将弗雷泽以10.71秒夺冠,成为世锦赛史上首位拿到100米第四冠的选手。男女子混合4×400米决赛,美国队以3分09.34秒夺冠并破世界纪录,第二棒的女选手艾利逊·菲利克斯获得世锦赛个人第12金,超越博尔特成为金牌王。

艰辛,“积跬步,至千里”启迪人生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在多哈进行的田径世锦赛女子20公里竞走决赛中,广东的“妈妈选手”、里约奥运冠军刘虹以1小时32分53秒夺冠,为中国队实现了该项目世锦赛的三连冠,她个人也第三次获得该项目的世锦赛冠军。同时,队友切阳什姐、杨柳静分获第二名和第三名,这是中国田径队历史上第一次在世锦赛单项目上包揽前三,也是中国队第11次获得该项目的世锦赛奖牌。至此,中国军团在本届世锦赛上已经收获2金2银2铜,有望追赶队伍参加世锦赛的历史最佳成绩(4金2银2铜)。

杨雁盛(前撑杆跳高全国冠军、全国纪录保持者)

是什么令刘虹卷土重来?是对竞走无法割舍的爱。刘虹表示:“离开赛场的两年里,我去现场看了全运会,在电视上看了世锦赛。我发现,自己还是热爱这个赛场,非常想念用汗水浇筑成功的喜悦,非常向往身披国旗在万人体育场上的荣光,我非常愿意再为祖国贡献自己的能量与激情,为热爱我们的观众奉献精彩的比赛,所以我回来了。”

或许,正是那些起起伏伏的人生经历让刘虹更加成熟。此刻,刘虹并没有单纯想着新的奥运周期目标,她更关注的也不是“妈妈奥运冠军”,她期待着通过自己对竞走的热爱与执着、通过自己赛场内外的努力,将竞走这项运动推及到更广的舞台:“项目发展可能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那时我肯定不能够参赛了,但我会坚持走下去,我也愿意加入推动竞走运动发展的工作中,让新一代的运动员不再有这样的困惑和苦恼。”

此外,女子撑杆跳高名将李玲是杨雁盛的妻子,“李玲事实上在赛前也有一些小伤病,因为要确保参赛所以赛前的训练强度都刻意控制。”杨雁盛说,“在4.70米这个高度,李玲第一跳没过,如果她坚持跳这个高度就拿不到名次,所以铤而走险直接提升到4.80米,而且现场换了一根新的杆子,适应不太好。”

原标题:“竞走女王”目标不止“妈妈冠军” (责编:赵欣悦、杨磊)

未来,把竞走推广到更大的舞台

行家看门道

刘虹最令人佩服的是“再来一次”,从人生的顶峰下来后决心要重新攀登,这不仅是对身体,更是对心理的更大考验。

同时,广东的年轻选手黄博凯闯入了男子撑杆跳高决赛,杨雁盛认为这位小师弟的个人能力不容小觑。“黄博凯的能力各方面都很强,今年也实现了一线突破,但他的潜力还远远没到顶,现在需要解决的是一些技术问题。”杨雁盛说,“5.75米也是黄博凯的个人最佳。我觉得进了决赛他就是放开去比,没必要带任何任务和压力。”

刘虹被称为“竞走女王”,她是中国田径历史上继刘翔后第二个实现“大满贯”的运动员——集世界纪录、世锦赛金牌和奥运会金牌于一身。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她一度淡出并结婚生子,人生的重心原本开始向家庭倾斜,正当大多数人认为她就此退役时,刘虹却重披战袍。

本届世锦赛,中国队在女子20公里竞走的角逐中派出了卫冕冠军杨家玉、现世界排名第一的切阳什姐、现世界纪录保持者刘虹以及杨柳静出战,展现出了中国田径在该项目中的强大优势。

刘虹恢复速度之快令人惊讶。据悉,她产后体重一度达到了56公斤,剖宫产带来的影响也需要时间恢复,肌肉水平也日渐衰退……但这些困难没有吓退刘虹,她义无反顾,而且很有信心,“我们从其他欧洲同行的经验中看到有很多女选手生子后,耐力水平都可以恢复得很好。”从起初3个月的瑜伽训练和少量跑步机竞走,到后期的高原训练,刘虹的恢复足足长达9个月。而在17周的专项训练里,刘虹的最大周训练量有133公里,最大单月训练量也有450公里,这些强度都达到了她巅峰状态的七成左右。

毫无疑问,最终夺冠的32岁老将刘虹最光彩夺目,因为她已是一位“妈妈选手”,这枚世锦赛奖牌也让大家看到了她在明年东京奥运卫冕的可能,她有望复制广东柔道名将冼东妹的辉煌,蝉联金牌成为“妈妈奥运冠军”。

在本届田径世锦赛的男子撑杆跳高比赛中,世界纪录保持者、法国名将拉维莱涅的状态下滑明显。杨雁盛曾与拉维莱涅一同训练,据他透露,拉维莱涅显然不在巅峰状态,原因是伤病影响。“去年拉维莱涅遭遇严重伤病,应该是膝盖问题,他在恢复阶段也没有参加过高水平比赛,在本届世锦赛前两个月才恢复到比赛状态。这么短短的时间里他就能恢复到5.70米这样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

这次夺金其实不是刘虹在今年第一次带给我们惊喜。作为20公里竞走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今年3月9日,她以3小时59分15秒打破了50公里竞走世界纪录,而这只是她回归赛场的第3场比赛。

回忆年少时,刘虹也曾说过:“在我训练经历的一些阶段,因为训练比赛成绩的苛刻要求和对个人意愿的强烈捆绑,会让我在相当长的几年时间中,成绩不断提高的同时,内心也充满压力与悲观。”她并非没想过放弃,但最终选择了坚持。在个人职业生涯中,刘虹不止一次递补赢得奖牌,包括奥运会和世锦赛。事实上,2011年大邱世锦赛,刘虹就是因为冠军卡尼什金娜涉药被剥夺奖牌而递补首次赢得了女子20公里竞走的世锦赛金牌。为此,好不容易走出失败阴影的刘虹说出了“让我哭一会”的话;甚至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刘虹也经历了“禁赛”风波,她也曾说:“那时大概有4天,我一个人在国内训练,所以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挺自豪的。那么大的事情都能扛过来,最后还夺冠了,我觉得那是人生一生的财富。”

恢复期异常艰辛,没人知道刘虹是怎么熬过来的,只知道,在田径队的出征仪式上,队友纷纷问她“是不是又瘦了?”刘虹的回答还是那句老话:“积跬步,至千里”。她说,这句凝结了中国古人智慧的名言,既是对竞走项目最直观的阐释,也带给她人生的启迪:即使通往成功的道路曲折漫长,但每一步都不白走。

拉维莱涅状态不佳源于伤病

■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许蓓


posted @ posted @ 19-10-02 10:06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二八杠棋牌游戏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